乒乓球新闻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最近追梦接受了一个专访,主持人问到追梦曾经有过癫痫,并且一直服药,对自己的影响有多大,追梦感谢了自己的母亲,她母亲告诉他说:“我从来不想让你相信医生说的话——‘你永远不应该开车,永远不要打篮球,永远不要游泳’——我从来不想让你相信这些,所以我鼓励你去做任何其他孩子会做的事情。”或许所有的母亲都是坚强的,一个母亲改变了一个癫痫小孩的命运。

问:我知道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曾经有过癫痫发作,直到你20多岁的时候你才吃药治疗。我可以想象那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这会产生心理和情感上的障碍,或者让你找到弥补这种脆弱性的方法,你如何看待这段经历,它如何影响你未来成为什么样的篮球运动员或者成为怎样一个人?

答:我不认为它影响了我是谁,因为我妈妈从来没有允许过。我的妈妈超级坚强,直到一年前,我妈妈才真正向我解释我癫痫发作的深度。她说:“我从来不想让你相信医生说的话——‘你永远不应该开车,永远不要打篮球,永远不要游泳’——我从来不想让你相信这些,所以我鼓励你去做任何其他孩子会做的事情。” 如果我没有我的母亲,它会对我产生更大的影响吗?我相信会的。所以我很感谢我的妈妈。但这对我作为一名篮球运动员有何影响?药物的副作用肯定阻碍了我的成长。我服用这种药物已有 20 多年了,我的臂展是 7尺1,我身高是6 尺 5 岁和6尺6,但我本预计会长到6-8 或6-10 之间,可惜没有!

感兴趣的小伙伴可以看一看,翻译水平有限,自行理解下,原文如下: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如果没有德雷蒙德格林,就无法讲述过去十年 NBA的全部故事。作为金州勇士王朝的神经元,格林也是联盟中最有成就的球员之一。他四次入选全明星,四次入选NBA最佳防守阵容第一阵容,曾是年度最佳防守球员,两届奥运会金牌得主。他也是比赛中最引人注目的人物之一,无论是在场上还是场下——场下的头脑发热和球场上冷静理智的篮球才华。

在季前赛训练中,32 岁的格林拥有自己成功的播客,但他打了他的队友普尔——一场被拍摄下来的争吵,那场争执预示着勇士队将迎来一个艰难的赛季。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问:因为你的比赛方式和你在球场上的表现,其他球队的球迷有时真的会为你制造麻烦。我知道运动员总是说他们无视嘘声之类的东西,但你仍然是人,我不敢相信它没有影响,那么作为一个人,被2万人骂是什么感觉呢?它会让你感到脆弱吗?

答:在大多数情况下,这是使你变得麻木的事情,并不是说它不会打扰你,而是你是否适应了周围的环境?对于我们大多数人来说,你必须调整。唯一一次让我措手不及的是在波士顿的总决赛,因为它比我以前见过的都糟糕,我从来没有听过这么多在公共场合发表种族主义的言论,这使它有点不同。但就起哄而言,并不是它不打扰你,而是你打算多久让它打扰你一次?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问:你有没有和凯尔特人队的球员谈过去年在波士顿发生的事情?因为听起来人群似乎已经超越了球队立场之争,而是陷入了更恶劣的境地。对于凯尔特人的球员来说,这似乎也是一次令人不安的经历,因为那些对你大喊种族主义的球迷,至少在推特上是他们的支持者。

答:不过,我从来没有和他们谈过这件事,我不认为他们的经历会成为我的经历,所以我可以不那么在意,他们的经验可能很棒。凯尔特人队拥有坚实的球迷基础,但我对他们的粉丝的体验有点不同,坦率地说,当你在 NBA 总决赛中打球时,你会试图获得任何优势来赢得那场比赛,我没想过他们中的任何人会联系我或想知道我对他们的环境感觉如何。老实说,如果是我,我不会主动联系某人。所以,我明白重要的是我对它的感受不要太深,我必须去赢得冠军,这就是我所做的。

问:我听过你的播客,你所说的与专家或分析师所说的相去甚远。那么,你了解并带给听众哪些媒体不同的内容?

答: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不理解 X 和 O。我总是告诉他们——我不是从一个令人震惊的地方说的,我是从合乎逻辑的角度说的——你不可能认为你和我一样了解篮球,我每天研究这个很多小时,有些在 NBA 打球的人并不了解篮球比赛,但大多数人认为自己了解篮球比赛。但事实是你不了解!顺便说一下,我并不是说你必须在 NBA 打球或当过教练才能了解篮球比赛。我是说了解游戏很难,而且很少有人真正做到,没有人会看重我上CNBC并打破股市,没有人会找我走进他们医生的办公室然后说,“实际上,就是这个而不是那个。” 你知道为什么?因为我不研究那个,那不是我的专长。

问:如果批评来自像沙克这样的前球员,他说联盟现在很疲软,或者查尔斯巴克利说你不是以前的球员,那该怎么办?

答:是的,查尔斯巴克利说我竞技状态下滑,但我的教练告诉我,我的运动状态一如既往地优秀!我和查尔斯一起工作,但查尔斯并不总是看比赛,他总是听别人这样说那样说,直到听到沙克说联盟更软了,不过这都没关系,但我们并没有让它变软,只是规则使它变得更柔和。我们没有更改这些规则,也没有任何发言权。所以如果沙克觉得比赛更柔和,我不会同意这样说。如果他说游戏比较柔和,我同意。

问:你曾在别处说过,在密歇根长大,在最艰难的环境中成长,这正是你坚韧不拔的地方。你的孩子显然会在更加舒适的环境中成长,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将如何培养你被迫培养的韧性?答:这是我每天都在想的事情。我想给孩子们的东西中,某些特质是在密歇根州我成长的环境中建立的,虽然我的孩子并不是在密歇根州大的,但他们很相近。

问:那么,他们如何在不经历同样的事情的情况下获得同样的韧性、同样的教训呢?

答:事实是他们没有。我必须明白的说,我的孩子们会有韧性,因为他们会从我的妻子和我身上学习到,但并是我们拥有的那种韧性,我的儿子 DJ不必像我成长时那样坚韧,因为我需要每天走路去学校,可对于他是不现实的,他需要的韧性类型完全不同,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明白这一点。作为父母每一天都是了解孩子又的一个机会和义务,你认为你已经弄清楚了你孩子的全部,可他们的观点转眼又发生了变化,所以我每天都想更好地了解我的孩子,无论我多么相信我已经了解他们。每天你都必须做出决定,努力成为一个好父母。你必须试着弄清楚你想给孩子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我不是在谈论物质主义的事情,我说的是你想要灌输的理念。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问:你从Jordan Poole身上得到的教训是什么?

答:我想我已经学到了很多,关于我自己,我的性情,关于如何处理事情。我明白这是一件每天都要做的事情,你正在做的工作是为了让自己更好。我仍然不能肯定我能100%理解“为什么”,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它引导我去工作,让自己变得更好。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再做那份工作,而当你没有做一些事情让自己变得更好时,它会影响你自己,但当它开始影响别人时,你必须检查自己,你必须投入工作,以确保尽你所能不做对他人产生负面影响的事情。

问:我知道当你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你曾经有过癫痫发作,直到你 20 多岁的时候你才吃药治疗。我可以想象那会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也会产生心理和情感上的涟漪,或者让你找到弥补这种脆弱性的方法,你如何看待这段经历如何影响你成为什么样的篮球运动员或人?

答:我不认为它影响了我是谁,因为我妈妈从来没有允许过。我的妈妈超级坚强,直到一年前,我妈妈才真正向我解释过我癫痫发作的深度。她说:“我从来不想让你相信医生说的话——‘你永远不应该开车,永远不要打篮球,永远不要游泳’——我从来不想让你相信这些,所以我鼓励你去做任何其他孩子会做的事情。” 如果我没有我的母亲,它会对我产生更大的影响吗?我相信会有的。所以我很感谢我的妈妈。但这对我作为一名篮球运动员有何影响?药物的副作用肯定阻碍了我的成长。我服用这种药物已有 20 多年了,我的臂展是 7尺1,我身高是6 尺 5 岁和6尺6,但我预计会长到6-8 或6-10 之间,可惜没有!

问:让我继续谈谈乔丹·普尔事件,如果我说错了,你可以纠正我,但我对发生的事情的解读是,普尔说了一些刺痛你的话,可能是关于钱的,它激起了你的情绪,然后你做出了你所做的反应。但你说过,任何细节都不如了解你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反应以及未来如何做出不同的反应更重要。

答:不,因为我在这个联盟已经 11 年了,而这在以前从未发生过。所以,伙计,我永远不能让这种事再次发生——就好像以前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发生一样!我的意思是,在做个人工作时,他说的话与此无关。如果他说的是我想继续为自己工作的原因,那我就错过了机会。如果你只是想把它归咎于他所说的话,那么祝你个人工作好运,因为那是在转移话题。因此,当我说他所说什么都无关紧要时,我是从“让我不要转移话题”的角度说的。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问:让我以不同的方式问这个问题:在拳击发生后播出的 TNT 纪录片中,你说你将不得不处理,那现在你能解释吗?

答:这就是为什么情况会发展到那个地步,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的反应,所有这些都是理解为什么的一部分,那不是你想出来的。我想如果我现在能坐在这里告诉你“为什么”,你就会知道我有多困惑。因为这些反应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建立的,你必须深入了解自己才能弄清事情的真相,这需要时间。

问:在球队文化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如何理解普尔所发生的事情?人们过去曾指出,这是一种独特的积极或快乐的文化。

答:我们的文化就是我们的文化,其中有些东西我们必须弄清楚。我可能会因为试图让人们理解或不理解而脸色发青,但我参加了一项团队运动,以及关于那件事的事情——这对我们团队的构成仍然很重要。确保我们可以做我们打算做的事情比想让别人知道更多更重要。因为想让别人知道更多对我有好处,确保我的团队是正确的,共同造福于我的团队、我自己、我们的家人、视频协调员、教练、设备经理、营销人员、我们的社区关系工作人员和公共关系工作人员。它比我还大。我宁愿在这方面下功夫,也不愿试图让别人进一步曲解我的观点。

问:把懂篮球的客观观察者和主观参与者区分开来看,金州勇士队还是一支能夺冠的球队吗?

答:夺冠窗口最终肯定会关闭。不过现在谈论的是还同一群人,他们去年还在谈论我们,说我们没有机会。然后我说,它仍然没有被证明——克莱、库里和我是完整体的时候,没有人可以阻挡我们。除非有人证明他们可以,否则没有什么可以让我相信的,没有证据。“好吧,你应该因为'X'而相信这一点。”不。目前还没有人弄明白。是的,经历了本赛季的艰难时期,而我们本赛季的开局很糟糕,我的意思是,即使是今年,也没有球队可以击败我们——

问:像波士顿?

答:是的。从历史上知道我们可能不应该担心这一点,因为他们还没有打败我们。我就是这么看的。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问:作为球迷,我一直很好奇:任何进入 NBA 的人都是身体天才,但是你会看到某些人拒绝改变他们的比赛,即使他们有身体天赋,我想到的是像本西蒙斯这样的球员,他对投篮有心理障碍,或者拉塞尔威斯布鲁克,他想像五年前那样打球,那些是无法调整或不愿意的例子吗,还是因为骄傲的自尊心?

答:当你谈到球员的能力或适应能力时,说自尊心不起作用是一个谎言。现实是,如果你愿意就能够调整,你要把自己放在自己的位置上–你之所以处于这个位置,是因为你拥有的自豪感,这种自豪感已经带来了一定程度的成功。然后,要求某人从根本上忽略对他们起作用的东西?忽视其中的自豪感将是愚蠢的。其中一些可能是无能为力,因为他们要求你适应的是你可能不再拥有的这项技能,因为你很久没有使用过这项技能了,所以可能两者兼而有之,也可能是你不能改变的。

问:你有不在乎的队友吗?

答:我肯定有一些不在乎的队友。我从不认为有人只是在那里应付检查,因为你必须付出很多努力才能到达那里。但是联盟中有些人更关心其他事情而不是获胜,你会遇到那些宁愿得分也不愿赢球的人,宁愿拿两双数据也不愿赢球的人。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问:在你职业生涯的这个阶段,在赛季结束后有资格成为自由球员时,你考虑的因素列表中,金钱排在多高的位置?

答:我的家人,我的孩子们,这是一个必须时刻保护和考虑的因素,这是最重要的。但是有很多不同的事情需要考虑,当然包括钱,你只有通过打篮球在有限的时间来赚取所能赚到的最多的钱,你住在哪里,生活质量,我可以说这些都是你要考虑的事情,但从现在到 8 月,这些事情可能会发生变化。现在,这么说吧,我已经在这里 11 年了,你很少有机会和你喜欢和欣赏的人一起建立一些特别的东西,他们的技能相互补充,对每个人来说最重要的是获胜。我不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你发现了一些很棒的东西,你会尽可能地驾驭它,但是你也不知道您的选择是什么,所以要权衡这些东西并说它必须是 X、Y 和 Z?勒布朗詹姆斯可以做到这一点,凯文杜兰特或许联盟中有七个人可以做到这一点,但对其他人来说,这不是一回事。你必须拭目以待。

追梦格林的一次成功的专访——追梦让我们直面真正的NBA

好的,最后一个问题:可能来自专业人士、大学的一些比赛,你最喜欢打篮球的记忆是什么?给你最纯粹、最好的感觉是那个?

答:2015,在克利夫兰赢得我们的第一个冠军。因为这是我以前从未感受过的感觉,也是我再也没有感受过的感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在我们赢得第一个冠军后,我最大的恐惧是我再也不会赢了,再也无法体验那种感觉。不过我确实又赢了,但我再没有体会过那种感觉,我从不认为获胜是理所当然的,但它从来都不一样。

Related Posts